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  >  审计之窗  >  综合文苑  >  短文诗歌 > 正文
 
母亲的栀子树
 
【时间:2020年06月22日】 【来源:湖北省石首市审计局】字号: 【大】 【中】 【小】

母亲最喜栀子花。

记得小时候母亲走亲访友时,都不忘向亲友讨几朵,哪怕是讨到几个花蕾,也无比高兴。回到家中,母亲就迫不及待地将花朵或花蕾都浸在一只盛满清水的大瓷碗中,那样放上几天都不会蔫,整个屋子都能闻到浓郁的栀子花香。

那个年代,母亲和父亲成家后,按照农村乡俗与我的爷爷奶奶分家居住。母亲和父亲起早摸黑挑土垒台,新建自己的小砖瓦房,在家门前挖出了一个小水塘。

母亲喜爱栀子花,在水塘边栽下一棵栀子树。我对栀子花最深的记忆,是来自童年时门前那水塘边的栀子树。

春花依次绽放以后,栀子花在夏天的门槛边撑起少女玉指似的花骨朵,长达一周时间不愿绽放,就像江南少女羞怯怯不肯走出闺房。我和母亲就每天翘首等待她地盛开,想看她在水中美丽的倒影,心中想象着栀子花美化自家的环境。

几天后的一夜间,门前的栀子花竞相开放,一朵朵洁白的小花,点缀在绿叶中。外面的花瓣片片散开,里面的花瓣却包着花蕊,如不染尘世含羞的少女,有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让人忍不住想疼惜呵护。

栀子花开,端午节便到了。每年过端午节,家家都要包粽子吃粽子,以纪念爱国诗人屈原,这是文绉绉的书面上的说法。

我母亲大字不识几个,更别说知道纪念什么诗人了,但母亲每年都要包粽子,而且要包很多。我不怎么喜欢吃纯白糯米粽子,好几次都要求母亲包红豆馅的。她总不厌其烦地另外给我包几只红豆馅的,并用红绳扎住做记号,免得煮的时候混起来。当香喷喷的粽子出锅,一家人欢天喜地围坐,吃着说着笑着,屋内粽子香,门前栀子香,其情其景,让人永生难忘。

我参加工作有小孩后,母亲和父亲毅然离开老家来照顾孙子。从农村到小镇再到小县城,母亲都是以做小菜生意谋生。

移居小城后,我就一直梦想自家有一棵栀子花树,这个愿望早已实现。那是母亲从一家花圃里移来栽下的。母亲细心照护栀子花树,培土、浇水、施肥、剪枝和防虫。如今那棵栀子花树长得郁郁苍苍,娇翠欲滴。

母亲的栀子树,十多年来翠绿不凋,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栀子花开的季节,我清晨起早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母亲移栽的那棵栀子树的身边,深深地呼吸这清幽的香味。

这美到心醉的栀子花,它不会错过永生永世的相逢,它的幽香永远都会揣在我的怀里,清香在我的胳膊上。

时至今日,我对栀子花的清香痴心不改。我喜欢栀子花,单凭栀子两个字,就足以让那种清香的气味在空气中流放好一阵子。

母亲的那棵栀子树花开的日子,我每天早晨采折几朵绽放的栀子花,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水杯里,清香四溢,令人陶醉。晚上我也会摘几朵放在床头柜上,悄悄地闭上眼睛,深深一吸,任那醉人的香气,进入肺泡,随着血液流经全身。感受到的是身体里那种奇妙的反映,那股芳香的气息仿佛是乳酸的催化剂,冲淡了工作的疲惫,伴着那醉人的香气进入甜美的梦里。

而喜欢读书的我,还会摘下花瓣夹在书里。每次翻开书的时候,栀子花就会在书中散发幽香,似乎书中的文字也被花朵熏香。驻足文字的城堡,让诗意长存于字里行间,伴着花香静静地享受花开的美好,文字留香,幸福花开!

栀子花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奉献芳香。栀子花把芳香浸润在妙龄少女的发辫上,中年女子的衣襻上,老年妇人的发髻上,她们走到哪里,那不可言说的清香就弥漫在哪里。

每天早上,母亲从她那棵移栽的栀子树上折下盛开的花朵,十朵一扎,小心放在提篮里。小城的小巷里就传出母亲“栀子花呀——”的叫卖声,那叫声甜润、香醉、动听。

半月下来,母亲的那棵栀子花树带来收益两、三百元。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栀子花开,母亲提篮小卖,母亲的心愿是积少成多,给她重孙女积攒学费。

每当母亲把栀子花卖掉积攒的钱交给我手中时,我就深深地读懂一次母亲永恒的爱。母亲的爱永远是洁白的,这爱,单纯且执着,细腻而温暖。母亲在我心中就如一朵栀子树上的栀子花,无论开多久,都花香依旧,温馨依旧,永不枯萎。

“金鸭香消夏日长,抛书高卧北窗凉。晚来骤雨山头过,栀子花开满院香”。春去夏来,当春花谢幕的时候,夏风一吹,夏雨一淋,母亲的栀子树盛开出朵朵白花,吐露出缕缕清香。如今又闻栀子花香了,母亲健在,栀子花树就会流淌出香!(刘军胜)

责任编辑:欧立坤
【关闭】    【打印】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  技术支持: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19011981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