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 > 藏品故事

阮啸仙:讷言敏行,报国以志

阮啸仙(1898-1935).jpg

阮啸仙(1898-1935)


阮啸仙妻子 (左一)和儿子阮乃纲(中).jpg

阮啸仙妻子 (左一)和儿子阮乃纲(中)


他有一个梦想。

这个农村少年在《学生与爱国之道说》的作文中满怀深情地写道:“抑将以爱国之尽为敬业之心,与修其德,扩其知能,强其躯干;专心致志,勇往直前,尤其惕励,日昃不遑。”

那一年,他16岁,因家境艰难失学近4年后终于重新踏入学堂,从广东义合镇下屯村来到河源县城。在内忧外患的军阀混战局面中,他博览群书,试图探索中国的出路。

在中国现代审计史上,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名字——阮啸仙。

青春与梦想

1918年3月,阮啸仙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广东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简称“甲工”)。从偏僻的山村来到繁华的广州城,正碰上了一个被他誉为“新潮怒放”的新时代。“五四运动”的大潮中,这个年轻人锻炼为杰出的青年运动及农民运动领导人。他辗转大江南北,从事土地革命及武装斗争。1934年2月3日被委任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位中央审计委员会主任。

1934年2月至8月,他主持苏区的审计工作,围绕预算、决算制度的建立和完善,财政的统一和反贪污浪费斗争,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工作。

我们关于人民政府审计制度的探索很大程度上是由阮啸仙开拓、奠基的。他主持制定的《审计条例》由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以命令形式于1934 年2 月20 日公布。他随后带领中央审计委员会一班人,围绕“开展节省运动”这一中心开展审计工作,展开对中央政府、国家企业、群众团体,以及省和中央直属县的预算、会计、经济开支、财政收支等的国家审计。同时,借助审查账目的有利条件,揭露了土地部、中央印刷厂、邮政总局等单位的贪污现象和腐败分子,中央审计委员会的审计结果,全部都在中央苏区的报纸——《红色中华》上公布,创审计公开之范例。

红军开始长征后,中央审计委员会的大部分人员随队长征,党中央决定阮啸仙同志留在苏区坚持游击斗争。1935 年,他在率部转移突围中不幸牺牲,年仅37 岁。

一年陪伴,两封家书

年轻的生命血沃赣南,践行了毕生的理想。而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阮啸仙与家人聚少离多。

阮啸仙到广州求学后,受进步思想影响投身工农运动,几乎很少回家,1921 年5 月,由于阮啸仙等人领导和发动了轰动一时的“甲工”学潮,被学校开除学籍,才回家呆了一段时间。此时,他的儿子阮乃纲已经1周岁了。同年6 月底,迫于社会压力,“甲工”校务会议决定恢复阮啸仙等人学籍,阮啸仙回到学校积极参加反帝爱国运动,在这一年,阮啸仙在广州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第一批50 多位党员之一。

在阮乃纲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父亲曾把他们接到广州一起居住了1年时间。根据资料显示,1925 年1 月,阮啸仙担任了第三届农民运动讲习所主任,这年的下半年,阮啸仙拍了一封电报,要妻子到广州团聚。妻儿的到来,给了阮啸仙莫大的慰藉和快乐。他的工作早出晚归,但一有空就教儿子写毛笔字、拉风琴,最喜欢儿子给他捶背。

安稳的家庭生活很快被白色恐怖打破,为了妻儿安全,阮啸仙只好让他们暂回河源乡下,待形势好转再作打算。1927年,大革命失败,阮啸仙从广州辗转转移到了香港,他化名写了一封信让妻子接信后立即到香港来。当妻子带着孩子赶到香港,阮啸仙已与其他在港暴露身份的共产党员紧急转移到上海。就这样,他们错过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那一年,阮乃纲8岁。

从此,阮啸仙和家人天各一方,再未谋面。

阮啸仙曾通过不同的化名和方式,给妻子写过几封信,嘱咐她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带好小孩”,并鼓励妻子,不论遇到什么情况,要坚强地活下去,坚信革命一定会成功!

阮乃纲试着通过组织秘密联络员给父亲寄出过3封信,前两封信得到了回复。

第三封却迟迟未见回音,之后才从国民党的报纸上获悉父亲殉难的消息,那一年,阮乃纲15岁。父亲留下的两封信,他一直珍藏着,解放后把它们捐献给了博物馆。信中,阮啸仙表达了收到儿子信件的喜悦和对疏于照顾家庭的愧疚,希望儿子尽心尽力来侍奉慰藉祖父和母亲,并希望儿子多思考,从各种小事中感悟、学习。

这一天是1933年3月10日,几百公里之外的阮啸仙通过秘密交通渠道生平第一次收到了儿子的来信,他欣喜万分,看了一遍又一遍,激动地对身边的同志说:“我儿子长大了,已经会写信了……”这天晚上,他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他关起房门,铺好稿纸,用毛笔端端正正地给儿子复信:“乃纲爱儿,我简直不知道你今年已经13岁了……”

一个多月后,阮啸仙接到儿子第二封信的时候,正是他工作“最困难的时候”,只是“草草看过之后,就放在一边”,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直到1933年6月16日这天晚上,天下起了瓢泼大雨,由于“未有伞又未有雨鞋,不能往外跑”,才抽暇给儿子写了第二封回信。信寄出不久,阮啸仙就奔赴中央革命根据地工作。

一生坚忍,辈辈传承

1998年,阮啸仙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阮乃纲说:“ 我父亲一生为党工作,不求名,不为利。父亲牺牲后,只留下一些衣物和一本用毛笔写的作文本,这些遗物后来都捐给了博物馆。父亲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天下生灵免遭涂炭,为了古老神州大地重见生机,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党,对中国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我作为他的儿子,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作为烈士后代,更应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更加努力地为党工作!”

这段话道出了阮乃纲的心声,也是他一辈子的写照。新中国成立后,阮乃纲作为中共早期高级领导人之子,放弃了很多优厚待遇,报名参加了地方土改,他在广州市电子职业高级中学一个普通工勤人员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至1984年离休。

阮啸仙留给儿子的仅仅是只言片语,但其一生坚忍卓绝、奋斗牺牲,把一切都献给了党的革命事业的行为,用独有的方式影响着后辈。

阮乃纲去世后,他的孙子阮士君在一篇文章里回忆:“我爷爷非常少话,平常对后辈的教育主要通过以身作则,直白质朴。听我爸说过我爷爷在文革受冲击后回乡,平常喜欢作点诗,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我记忆中总看到我爷爷伏案在写,一共满满写了三本,也没让我们看。2010年我爷爷去世后我才第一次看到他的诗句,其中饱含了自己对祖国的热爱,又有对后辈的嘱咐。看到他在一次胃部手术前以为自己撑不下去了,写下‘西去坦然疏牵挂,弥留戍语嘱儿孙。勤劳自应遵前训,廉洁无忘守德行!’的诗句时,心中无比感触。”

“我爷爷对我的父辈,我父辈对我们这一辈也是话上教育不多但自身树立榜样,这种讷言敏行未尝不是属于我们的家风。”阮士君说。

说来也巧,阮家人这一辈几乎都从事着财会审计工作,阮乃纲最小的孙子阮士君在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特派办继续着曾祖父为之奋斗过的事业。因为工作强度大,与家人聚少离多,年轻人难免发过牢骚,一次他向家人倾诉时,平常很少说话的父亲对他说:“你的曾祖父在前,要深知现在的生活不是理所当然的,你要比别人更明白‘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道理。”

“的确,一辈辈传承的,到我们这一辈也要继续踏实走好自己脚下路,扎实工作,敢为有为,为我们的下一辈创造更好的环境。”阮士君说。

“位卑未敢忘忧国,和平时代,审计是最能成就英雄梦想的地方。”阮士君的一位同事这样说。一个世纪过去了,让吾辈后人心驰神往的,依然是同样的青春与梦想。

(江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